等待尤无-

永远相信他们,永远尊重他们的决定。也会一直陪着他们。

大概就是那种陷入了自我怀疑和日常各种内心纠缠的地步

有很多事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做,做的对不对

每天的事情也很让我头痛

就很丧。


等我过两天搞一个bk出来

大概是有关初雪的爱情小故事吧

看雨听风

富裕/看雨听风

上海的夏季总是总是会被台风和暴雨所宠爱。

那天是周末,平常每次上课都认认真真的傅韵哲在那时却一直在走神,眼睛还一直瞥向窗外不停下着的雨。

在舞蹈老师第不知道多少次提醒他状态的时候,终于熬到下课了。

“傅韵哲你咋了?这一整节课你都不在状态,你想什么呢?”

“啊没事,没事。走吧咱们去上厕所吧。”

-声乐课

“傅韵哲。”

“傅韵哲”

“傅”

在声乐老师喊到三遍傅韵哲的时候,他的眼睛还在望向窗外。他被身旁的余沐阳狠狠的捏了一下腿后猛然站起身。

“啊??我在”

嗯,然后他就被老师请出去罚站了。

傅韵哲出去后狠狠的锤了一下脑袋,又看了看外面还在不停下着的大雨。

“怎么还是忘不了他啊。”

得,可以说,傅韵哲这一天都在看窗外的雨和发呆,回了宿舍以后也是。走路发呆,手里拿着的杯子差点撞上在走廊玩闹的室友。

-晚上 熄灯后

“傅韵哲 你睡了吗?”

床下的余沐阳试探性的问了问后,又踩着床上去看上铺的那人。

结果,直接撞上了傅韵哲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

“我的妈你干嘛傅韵哲,大半夜吓人是吗?”

“那鲨鱼同志请问你大半夜不睡觉来看我吓人干嘛?”

“咳,我不是看你今天一天都在走神发呆,想问问你到底怎么了嘛~毕竟,这可不是你本来该有的状态啊。”

“啊好吧,走吧,你比8穿两件衣服咱俩去天台说。”

“啥玩意还得去天台说。”余沐阳心想。

他虽然充满疑惑,但是还是跟傅韵哲一起去了。

傅韵哲拉着余沐阳,找了两个凳子后就在天台的门口坐下来了。

“来吧咱们两个来看雨吧。看雨滴一点点的从天空落到地上,发出一串串滴答滴答的声音。

听风穿过林间,呼啸过草地,再传入我们的耳朵。你看,这是多么美妙又奇妙的事情啊。”

余沐阳虽然不知道傅韵哲为什么突然如此文艺,但他还是乖乖的跟傅韵哲一起看着天台门外不停落下的雨。

“你不是想知道我今天为什么一直看着大雨发呆吗。” 傅韵哲看着天台门外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的雨说。

“嗯。对啊。”

“那我来给你讲个故事吧。”

“从前有两个人,他们两个的关系特别好,是两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但是有一天,那是一个雨天,就像今天一样风雨交加的。

其中一个男孩A在那种天气下他竟然想要去阳台台玩,想出去看雨。然后另一个男孩B也陪A去了。 结果…”

“结果怎么了??”

“结果A由于调皮,非要在阳台边缘玩。结果下雨天,地滑,他整个身体差点掉下去的时候B拉住了他,但是在最后由于惯性,直直的翻了过去。结果就是他为了救A,摔了下去。”

“这是你的故事吗?”

“是啊,所以每次一到这种天气我就会想起他。也特别对不起他。

还有你知道吗,你跟他真的长的几乎一模一样,我当时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差点以为他回来了呢。”

“嗯??哪里一样?”

“一样的可爱,一样的帅气,还有一样的,喜欢。

是我对你的喜欢。”

余沐阳听了这话后耳朵和脸颊都瞬间蹿起了红晕。

“傅韵哲,以后我愿意陪你看每一场雨,也想永远陪着你。

还有,我也喜欢你。”



[贾正]以爱之名

贾正/以爱之名

/不是真实故事!!!我瞎编的!!别打我!!也不要上升真人!比个心!

【我是一个私生。对,没错,大概就是你们说的前线。我所做的已经不止是饭圈拍现场和机场里所知的前线。我还是那种每天蹲机场蹲酒店还跟车偶尔跟踪他们私生活的那种私生。
但是直到那天他们跟我说了那番话后,我下定了决心再也不做私生,做一个只关注他们舞台不关注私生活的粉丝。】

那天朱正廷和黄明昊又来了我的城市做活动,而我那天恰好也没事,和几个姐妹问了他们的航班和酒店后就又背着炮坐上了去机场的车。

“今天也会有好多人来借哥哥哥弟弟吧。”我心里想着,然后一抬头就看到了不远处玩的很好的小姐妹们。我们一边聊着自己遇到的事情,一边等着他们俩从里面出来。

过了不久,就听到一阵尖叫和快门咔咔咔的声音,我们都条件反射般的直接转身冲进拥挤的人潮去拍照片。

正在拍着,我看到了与我以前取景框里不一样的哥哥。里面呈现出一双眼睛,黝黑的眼睛,不
灵不灵的,特别好看。
这时候我才意识到,他他他他盯我镜头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要把这张照片精修裱起来!
以上来自于一个当前线许久但是始终没有被爱豆盯镜头,这是第一次被盯镜头的一个前线的内心活动。

然后我看着他们两个走了以后又返回了我刚来时的路,不过这次是在旁边找了家店填饱了自己的肚子。
吃完以后闲的没事,突然想起来离这家酒店不是很远的地方有一家夜间游乐园。于是我就一边想他们两个会去吗,一边往他们的酒店走去。

到了以后在大堂坐了一会,在我昏昏欲睡的时候感觉眼前有两个特别熟悉的人走了过去,抬头一看竟然是朱正廷和黄明昊!
好的看到这一幕的我拿起东西就偷偷的跟在他们后面出去了。

结果还真的不出我所料,他俩真的打了车去了那个游乐园。
没错,我也打了车跟着他们去了游乐园。

一开始我就装作不认识他们,跟在他们身后不远不近但是一抬头就能看到他们俩的位置。
但是他们两个那么闪耀,我不抬头也仿佛能看到他们的踪迹啊。

我就一直跟着他们,偶尔停下来发发微信给我的小姐妹说一下我的感受,然后还顺便拍一拍游乐园的景色。没错,也包括他们两个的背影。
那时候我就在想:时间啊,可不可以静止啊。我就这样看着他们俩,不被外人所打扰,干干净净的样子。

然而事实总会告诉我,总是低头玩手机是不好的。因为,当我再次放下手机想看他们两个的时候,前面的人已经不见了。
不-见-了。
emmmm当时真的很想时光倒流然后再继续跟着他们俩。

唉人不见了怎么办,看着面前不远处的路标,左边指向了过山车摩天轮海盗船,右边指向了旋转木马碰碰车。

“嗯…我觉得他们俩应该会去左边吧。”我心里这样想着,同时也往那边走着。

诶结果还真是,今天很凑巧的时候过山车维修,我在摩天轮排队的地方看到了他们俩。
“有缘一定会相见的!”  你看 我又找到你们了。

这时朱正廷回头仿佛无意间看到了我,然后戳了戳他旁边的黄明昊,用手指了一下我这个方向。
“啥??我暴露了吗???”我心里这样想着,但是理智告诉我,最起码要保持淡定的继续低头玩手机。
好的,淡定,假装没看见。

保持淡定到了他们快上去的时候。
原本在我前面的那几个人突然推我说让我去他们前面。然后他们说那几个人都是一起的,想坐一块,让我满足一下。

okok我就这样被推到了黄明昊的身后。
[内心:保持淡定 举止优雅 丝毫不慌]
这几句话一直充斥着我的脑海。
光看着他俩的后脑勺我就已经快炸掉了!!
所以!!我怎么能不淡定!!这是第一次!!离我爱豆这这这么近!!!还没有任何人的阻拦!!我觉对!追星赢家啊啊啊啊!!我爱他们一辈子啊啊啊啊啊!!!
以上为我本人正确的内心os。

举止优雅(慌得一批)的我看着他们俩上了摩天轮后我也随即上了他们后面的那个。在摩天轮不断上升的时候我一边假装看窗外的风景一边把眼神不时的瞥向另一个小房子里的贾正。

“他俩干啥呢??大概是在录像?还是拍照?

唉算了,不看了,看多了肯定要被认出来了。

这里这么好看我也来好好拍一拍吧。”于是我也举起手机不断的咔嚓咔嚓的连拍。

在摩天轮落到地面上之后,我这次选择了远远的跟着他俩。所以选择远远的跟着的代价就是:又跟丢了。

“行吧我放弃了,不跟了,累了,回家。”


emmm然而在我要走到出口的时候我突然又看到了熟悉的两个人。

这次他们俩又走在了我的前面。甚至,转…转过来向我这里走过来。

emmmm这次是真的慌了……还不止1、、慌…

但是令我没想到的是,他们竟然过来跟我说了话…

刚过来他们两个在我面前站定,然后他们俩各自对我我说:

“姐姐,我们看到你好多次了。在机场,活动现场,还有巡演的内场我都经常看到你在举着相机努力的拍照。但是姐姐,请问你可以跟你的朋友说一下,你们可以不要总是跟着我们来打扰我们自己的私生活了嘛……?我们也想要自己的空间,舞台之下我们也是普通人。不能因为喜欢就来打扰我们自己的生活,我们也不想无时无刻都有人跟着,被拍的样子。”

“姐姐,多关注一下舞台上闪闪发光帅气的我们好嘛?我们想看到的是我们在台上为你们演出,你们在台下为什么用力呐喊,努力拍照。而不是在机场或者酒店在人群的缝隙中拍疲惫的我们。姐姐,你觉得是台上活力满满的我们好看还是经历了一天的行程疲惫不堪的回酒店然后还要穿过拥挤的人群的时候好看呢?”

他们俩这一下搞得我很懵,但是思考了一下我还是说:“好,以后我不做私生了。我会做一个在台下为你们努力拍图的前线姐姐。拍出更多更好看的图让你们被更多的人知道。”

然后摸了摸包,把包里的相机拿出来,内存卡扣了出来。

“我,以后再也不会做私生。那就以这张内存卡来做flag吧。以后我的内存卡里只会有舞台上的你们。”

随即我两只手用力把那张充满了机场酒店的图内存卡掰成了两半,彻底跟他们say了goodbye。

在那以后,我也是真的没有再去蹲过一次机场酒店,老老实实的在台下为他们拍图。


“原来 粉丝跟自己的偶像之间最近的距离是舞台这句话不是没有道理的。”



同桌●番外

洋灵/同桌●番外


正文戳这里


这个番外其实本来是我想写进正文的,结果!!谁想到我给!忘了!/捶脑子

好的那就假装我发了个番外吧/ok





-那还是他们还没换桌之前发生的一件事


那天下课的时候,灵超又又又叒在做英语任务型阅读。他不仅要静下心来仔细阅读课文,还要抵抗住他们班同学的嘈乱的声音。

包括——木子洋在他旁边咔嚓咔嚓啃苹果的声音。


灵超一开始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给了他一个白眼,就又转回头来看阅读。

突然他感觉嘴里被什么东西塞住了,那味道极其熟悉,且还带着一点——让他不舒服的感觉。

他不知不觉的把那口东西吃下去后才后知后觉,看了一眼木子洋。


“我靠木子洋你给我吃了什么!”灵超立刻凶狠狠的转过头去看着木子洋。

“苹…苹果啊…”木子洋无辜的挥了挥他手里那个快被啃完的苹果。

“我靠我苹果过敏。”灵超激动的说。

木子洋听了后,先是呆了一下,然后开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无限的哈哈哈哈哈哈,让他周围的同学都投来了异常的目光。对,就是那种围观傻子的目光。

“我的妈呀灵超你竟然苹果过敏哈哈哈哈哈哈哈。”

木子洋在整个过程中一直在哈哈哈哈哈嘲笑灵超,但是当他再一次瞥到灵超的脸上时,发现他坚强啊出现了一些本来不应该在那里的红色小疙瘩。

“超儿,你…你脸怎么了…怎么起这么多小疙瘩…”  木子洋看他这样明显是慌了。

“完了,这咋这么快就上来了。”灵超说着还无奈的搓了搓脸上的疙瘩。

“那…那怎么办,你…你有药嘛…?”

“没有。”

“那怎么办?”

“凉拌。”灵超说完后还揉了揉他已经泛红并发热的耳朵。


“那那那…走吧去找老师,给你开假条,去买药吧。”说着就要拉着灵超出去。

“没事一会就好了。”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走吧。”

然后木子洋就拉着灵超的手腕,灵超死死的低着头,为的就让我不想让其他人看到。



这巧,刚跑到门口就撞到要出去的班主任。

木子洋把来龙去脉给班主任说过后,也跟灵超沟通了。

因为她那里有挺重要的会议要去参加,只能让一个其他班的老师带灵超出去买药。

班主任给他开了假条后,就匆匆跑去开会了。



那个老师带灵超买了药,灵超好了点后就带他回学校了。

回去的时候正好撞见翘课在学校门口的小犄角旮旯等灵超的木子洋。


灵超看到木子洋后先是一笑,跟老师道了谢后,跟木子洋一起回班了。



“诶灵超,对不起。”木子洋一脸愧疚的看着灵超说。

“唉没事,你看我不都好了吗。而且我也没告诉过你,不怪你。”

“还有啊,你还什么过敏。我下次就不给你吃了。”

“还有啊,桃。那个桃毛我一接触脸上就会起疙瘩,也很bad。”

“好,下次不给你吃桃了。”



-阳光就这样斜斜的打在两个少年的身后,把他们的影子拉的长长的。

两个少年,不急不慢的往教学楼走去。







洋灵/同桌

洋灵/同桌
●设洋灵一岁年龄差,且都是初三的同班同学。

/灵超怕痒这件事,是木子洋先把这件事让所有人知道的。

-
初三的生活是真的可以说非常艰难乏味且难熬了。考试一个接着一个的,大考小考也是接连不断。
灵超是属于那种每次考试都在七十多人的班里排名三四十名不上不下的,而木子洋是那个每次都六十多名的上课不听课的。

在下学期的一模考试后,班主任把他们全班都按成绩重新排了座位。木子洋倒是不怎么在乎,这个每次排名都稳定在六十多名的人。
而灵超呢,他就不一样了。他一个被家里赋予众望的孩子,至少他是这么觉得的。

然而他这次,成功的从三十多名掉到了五十多名。
你说他上课不听课?他只是偶尔会坚持不住然后睡着而已。你说他不好好写作业?他可是他们班里为数不多好好写作业的(因为怕被老师怼)。
然后他就这么掉下去了,座位也是被排到了倒数第四排。
他当时当然心里是崩溃的,他一度觉得自己是不是就是这样了,努力没有用了。

直到那天下午跟木子洋坐在了一起。
他的第一句话是:“呦这么堕落啊,怎么掉这来了。”

灵超听完给木子洋一拳,“关你什么事。”
这也是他能想到让他有点面子且缓解自己尴尬的办法了。

然后他们就这样坐在了一起。

-
倒也是很巧,那时候灵超和他们班的一个女生发生了一些关系(对就是那个女生喜欢他),然后以木子洋和灵超这个曾经是隔了一排桌子的“前后桌”就开始疯狂爆料。
因为恰好木子洋跟那个女生是两三年的同学,可以说他们之间的事情都彼此很熟悉了。那我们就称那位女生为许诺。(对想不出来名了就这么看吧)

在一次上课的时候,木子洋突然凑到灵超边上说:“你知不知道许诺喜欢你?”

灵超当时是被木子洋这一下给吓到的,但是机智让他冷静下来说:“知道啊,你给我说过,而且我又不傻。”

木子洋又说:“你想不想知道她是怎么喜欢上你的?”

灵超听了也提起了兴趣,但是由于在课上,他也不想下课被老师以不好好听课的理由单独找,说了一句:“下课再说。”

然而木子洋这时候却说:“我下课就不说了,就现在,你听不听?”

灵超做了一会是现在听还是以后都听不了的思想斗争后选择了抛弃一节讲数学大题的课选择听木子洋把这段故事讲给他听。

“你知不知道一开始她总会看着你,上课的时候眼睛也总是往你那边看。我一开始也不知道他在干嘛,后来发现这个狗比是在看你呢”

“看我干嘛,我那时候上课天天睡觉。啧现在想想真后悔啊,那么好的地让我上课睡觉了,要是好好学习也不至于掉到这来吧。”

“诶你这个灵超,跟你说你还听不听,你是不是下一秒就要给我讲英语题了。”

“不是。诶对还有,之前她有一次给我送了一瓶水和面包。又咋回事”

“水是我们那帮剩下的,面包也是买多了的。”

“嗯…行吧”

“然后当我发现他一直盯着你看的时候我就问她,你是不是喜欢灵超,她竟然说是。她本来就爱跟我开个玩笑什么的,我以为她是说着玩的,我估计她那时候也是懵了才说出来的。”

“哦,然后呢。”

“然后没了啊。行了你听课吧,要不一会老李下课逮你我不管。”



-
至于灵超怕痒嘛,嘿嘿嘿这要从木子洋一次无意间的触碰发现的。

那时候他们在上自习,灵超在跟英语完型做斗争,木子洋闲来无事的翻着一本书。他的手臂微微一弯,不小心戳到了灵超的腰那里。
木子洋以为没啥,但是他突然看到灵超那仿佛要飞起来身体,震惊了。

“咋滴小弟,你咋了。”木子洋探过身去问灵超。
“咳…我…怕痒…”灵超虚虚的说着

木子洋听了是一惊,没想到啊没想到,这总有帅气外表学习认真的灵超竟然还怕痒。这让木子洋激动的差点没想把这个消息告诉所有人。

然后又有一次,那是在英语课上。
灵超的那件羽绒服看起来还蛮有趣的,木子洋闲的没事,伸手就去拉他的拉链。没想到这一次灵超又差点跳起来。

“wcnm木子洋。”灵超被木子洋这一下吓得不轻。
“我干啥了小弟,我就拉个拉链没挠你,淡定。”说完木子洋又把拉链给他拉了回去。

“诶你说,你这么敏感你以后要是找对象,干那种事的时候咋办。”刚给他把拉链拉上去的木子洋突然间又把头伸到灵超那里问道。

其实关于他怕痒这事自己也说不清楚,大概就是不习惯让不熟悉的人人碰他吧。
但是跟他熟悉的人怎么动他,灵超都没有反应,大概还是灵超还没有跟木子洋熟起来吧,应该以后就会慢慢好起来了吧。
灵超这样想着。

-
后来的一个课间,灵超趴在桌子上睡觉,却突然被班长叫起来说换到前面去。
灵超问为什么,班长就说了一句:“看你好好学习,不想让你在后面听不见课。”

“我的努力终于有被看见了吗?”灵超这样想着。

说来也是,这已经是灵超第三次坐在第一排了,且他们班也就换了那么四五次座位,可以说是非常的幸运了。

-
他在前面可以说很充实且快乐吧。有好多很好很善良的后桌,他们一起打闹一起学习,一起对抗炎热无比的夏天,一起 走过了六月,也一起毕业了。

还记得那是他们在学校真正的最后一天,班里的同学也是坐不住了,各种闹腾。大概是因为他们也都知道,这可能是所有人在一起的最后一次,也是和他们最后在一起的时间了。

然而他们闹腾的非常不是时候,数学课。
老师本来想说点什么注意事项再嘱咐几句什么的,结果一看这么闹腾直接靠边站,一句“不讲了,最后一节你们说话吧。”带着气愤走到了门跟前看着他们。

灵超先是回头看了看所有同学,想说什么却没有说出来,然后就把头转了回来,继续写卷子。
而灵超旁边的那位同学,回着头呆呆的望着后面好一会,直到他眼睛开始发涩才回过头来。
回过神来的时候恰巧看到在做题的灵超,像是不知道飘去哪里的灵魂突然又回来了一样。
猛然回醒后说了一句:“我的天呐我为什么要在这里浪费时间,我在干嘛。”

终于熬过了这一节课,灵超旁边的那位同学对他说:“你看你这么努力,中考加油,相信你,不会辜负你的努力。”然后他又给了灵超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的肩很宽,背很温暖,手环绕在灵超的身上时也特别温柔。
然后灵超也说了一句:“中考加油。”红着眼眶直接跑出了教室。

-真的,再见了。
灵超不管怎样最后还是在木子洋又要之前截住他给了他一个拥抱,算是纪念一下他们俩同桌的日子了吧。


故事的最后最后,中考结束了。
灵超在家哭了好久觉得自己考不上高中了。
木子洋他自从离开学校就没见到过,也没联系过了。
灵超和许诺也因为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乱七八糟的原因彻底闹掰了。

后来,灵超还是考上了高中,虽然没有自己理想的那种结果,但最起码有高中,也算是知足。
而木子洋,去了一个很远的地方。大概是回家了吧……回到了一个灵超到不了的地方……




真的!!!炒鸡!!棒!!

2-Serene-8:

这是今年最后的礼物了⑅ ❛ั ᵕ ❛ั ⑅,
说实话我是前两个月入的冷圈,之前一直在千家做一只咸鱼。
大概是遇上瑰宝了,我看见宋宋就有很多很多的梗,那个时候,我就想一定要把他画出来。

第一次在超级话题发画的时候,我做好了没人评论的准备,但是等我一看手机的时候,鱼姐姐们评论转发了好多好多,我那天一直特别开心。
我一个人的时候喜欢把鱼姐姐们的转发评论翻来覆去的看很多遍,每次看,我都能得到一些喜悦,还有一些动力,然后我就想着,多画点,再多画点。

这幅画是我那天听一首歌想到的,就觉得那首歌的感觉和这个特别像吧 ʅ(‾◡◝)

虽然作画过程很曲折,不过好在最后终于赶在出发前画完啦。

所以最右边的想要做个光影的效果吧,
不过可能还是我的画技太拙劣了没有达到心中所想的效果
(。•ˇ‸ˇ•。)

不过我会加油的!一定会越画越好!
现在打完这行字了,我已经坐在去杭州集训的大巴上了。

耳机里的歌词念白透了进来,

日の光が少しずつ空気を緩めて,

もうすぐ春がやってくる,

微睡んだあくびをする 僕の名前を呼ぶ,

誰かをずっと探している,

そんな風に目が覚める。

《ハルノユキ from polaris》

少年会和鲸一起远航,迎着光,不惧风浪。

真心话……大冒险……

首先!!!我绝对要先表白我的瓜瓜!! @美少女西瓜
感谢我的瓜瓜给我这个十分钟速打小破文的整整改!!!

表白我的瓜!!!!!




真心话…大冒险……

“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啊…”


        今天周浩然在体育课打完篮球后就立刻被平时一起打篮球的基友林曳拉走了,明明自己还一口水没喝诶!又累又渴还要被林曳拉去不知道哪。想到这他忍不住撇嘴悄悄对着林曳的后脑勺翻了个白眼。

         林曳带着周浩然来到大树底下,许多男男女女的同学围在底下坐成一圈玩真心话大冒险,见到林曳带着周浩然来到这里,暗藏心事的小姑娘们都低声惊呼。

        而林曳正一脸得瑟,颇有些狐假虎威的样子。
    
        结果当然是周浩然迷迷糊糊地被林曳拉着一起玩了真心话大冒险。

       “哈哈哈果然风水轮流转!阿然!终于轮到你了。快说,是选真心话还是大冒险啊?”林曳幸灾乐祸地拍了拍周浩然的肩膀,声调扬起有些欠揍地问着。

        其他同学在确定了瓶子口指的是周浩然后终于在此刻沸腾了。

        他们的周浩然校草,已经幸运的躲过了十多轮的转瓶游戏。暗恋明恋着他的女生们已经内心疯狂尖叫,想迫不及待把自己心中的问题如滔滔江水般的向他问出来了。

      “啊…我吗……那就真心话好了。”刚回过神来的周浩然愣了几秒,随意想了想,温柔地弯弯清澈迷人的眼眸道。

“真心话啊~那我问咯~”林曳精明的眼睛眨了眨,不怀好意地搓搓手。

“好啊。”

“那…请问……周浩然。你——喜欢——什么——样的——女生啊?”他竟然还特意拉长了那几句,还带给女生们谋福利的嘛!!???

        周浩然愣了一下,随后立马弯眼扫过林曳,旁人看来只是普通的瞥一眼,但只有林曳觉得脊背发凉。

“嗯…”周浩然低沉好听的声音稍微拉长,随后眨了眨眼抬头看向他斜侧方的一个女孩。

“我喜欢的那种女孩子啊…她有些一头长长的黑发,眼睛亮亮的,特别爱笑,声音也甜甜的。”

周浩然的眼睛还是看着那个女孩,那个女孩也在听了他说的话后惊讶的抬起头来看着他。

他们两个的眼神就这样撞在一起。

仿佛在两双眼睛里产生了一大段话,也产生了奇妙的火花。

周浩然爱笑的眼睛再次弯成一条桥,轻轻用嘴型对那个女孩说:

“我喜欢的,就是你啊。”



——原文模板脑洞by栀北
——(整体整改)方方的八字眉 @美少女西瓜

妈耶这个这么好看怎么没有人看到!!!

棉袄小王子:

坐我后桌的方同学